农信社变形记:改制后要成为怎样的农商银行?|农信改制化险攻坚战深调研

来源:admin日期:2021/01/04 浏览:87

2020年2月22日的下午3时,肇庆农商银行正式挂牌开业。彼时正值疫情防控形势最为严峻的时期,19.2万名网友通过参与线上揭牌开业的形式,共同见证了肇庆农商银行的挂牌。

随着挂牌,同时运行起来的还有紧锣密鼓重新制定的600多份新的规章制度。“新的规章制度就是为了防止改制‘换汤不换药’。”肇庆农商银行董事长黄奇东告诉记者,从农信社改制组建农商行,不是简单换个牌子,而是要以改制作为抓手,转换经营思路,建立符合现代化商业银行功能定位、行稳致远的长效机制。

南方日报记者深入全省34家农合机构调研,探寻广东农信社如何通过改制切实转换经营机制,全面提升抗风险能力和重塑竞争力?如何在经营理念、经营模式、公司治理、队伍建设、业务发展、风险管理等方面不断增强内生动力和可持续性?

绷紧“合规弦”,防止风险“回潮”

自2005年以来,广东农信先后开启了三轮改革。然而,面对日趋激烈的市场化竞争,部分农信社和农商行竞争力不足,甚至暴露出经营风险。因此,在以改制化险为目标的新一轮农信社改制中,不仅仅要以改制为抓手,化解存量风险,更要转换农合机构机制体制,通过建立完善的现代银行的管理体系,提升合规经营的工作质效。

记者在调研中发现,为了从根本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,广东各地农商行积极推动经营机制的转换,其中健全公司治理结构、提升“三会一层”履职质效成为各家农商行改制后的关键任务。

在梅州,记者看到,崭新的农商行建立了以股东大会、董事会、监事会、高级管理层等为主体的组织架构和经营模式,保证独立运作、有效制衡。

此外,外部专业力量被引入新设立的农商行,为公司治理能力带来了新“外脑”。

“我们选聘和吸纳了新一批优秀管理干部和高素质专家学者。”梅州市农商银行系统党委书记卓仲宇告诉记者,这些外来的“董监高”人尽其才,为农合机构发展转型提供了有力支撑。

五华农商银行到企业调研,了解茶叶种植的金融服务需求。

“我们聘请了专业的第三方咨询机构,量身定制了战略规划,明确了‘防风险、调结构、提质效、谋转型、促发展’的工作思路。”江门农商银行董事会秘书廖晓告诉记者,在新战略规划的引领下,该行正力争至2023年末各项主要监管指标达到上市农商行水平。

在规范“三会一层”之外,改制过程还推动了合规经营流程的再造。

在海丰,记者看到,海丰农商银行再造了信贷与运营流程,并制定了一系列基本制度与作业标准。“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组织修订了126多项制度文件,进一步提升了制度执行水平,建立了内部风险识别、流程制约机制。”该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海丰农商银行导入现代商业银行经营理念,分离了前、中、后台职能,前台管客户管营销、中台管合规管审批、后台管监督管保障。

同样值得一提的是,部分农商行针对“人情贷款”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。“以前,在一些机构中,不懂风控的部分工作人员专业性不足。”一名受访者告诉记者,而今这一现象已难觅踪迹。

以湛江农商银行为例,该行设立了15人贷款审查委员会。“我们每周通过开会抽签的模式形成贷款审查委员会。”该行董事长姚强介绍,这一新机制大大加强了湛江农商银行的风险管控能力。

湛江农商银行正式挂牌开业。

授信队伍的优化也为农商行的贷款结构带来改善。“改制前,我们的客户经理热衷于发放低风险抵押贷款,但这块市场已接近饱和,且无法满足中小企业客户的需求。”徐闻农商银行副行长方良闯告诉记者,在本轮改革中,该行对人才队伍重新洗牌、优化信贷队伍,使得业务水平得到大幅提升。

改革用人机制,激发员工新活力

2020年1月10日,湛江市9家改制机构全部完成改制。湛江农商银行员工陈岳龙至今仍对那段朝干夕惕的日子印象深刻:“通过晨会和夕会总结业务经验和不足;下班后,通过培训学习掌握各个岗位工作职能、合规制度要求、机制运作和功能定位……挂牌前,更是通过一个多月的密集培训将合规文化深植于心。”

潮州农商银行开展“金融夜校”培训。

在本轮改革中,广东农信系统掀起了一股业务培训和“金融夜校”的风潮——新建立的机制得以在农合机构扎根,员工的业务水平不断精进,各地农商行展开了一场学习竞逐。“这是一场回炉再造,老员工也完成了一场知识的更迭。”在农信系统工作了近30年的老员工黄海(化名)有感而发,大家都在拼命学习,如果不跟上就落伍了。

“83场线上、线下‘金融夜校’培训,参与培训员工达3.5万人次。”对于近期以来开展的员工培训,潮州农商银行董事长杜文如数家珍。他告诉记者,1700多名员工平均每人参与近20场培训。此外,该行还举办了合规大赛等活动,进一步提升员工的业务能力。

在员工奋发学习的背后,是激励机制和用人制度改革的助推作用。过去,部分农信社的考核制度缺乏有效的绩效激励机制,导致个别员工“冲劲”不足。为了扭转局面,广东在本轮农信社改革中,坚持“能者上”原则——通过不断优化岗位设置,为岗位配置适合的人才,使得用人机制日臻完善。以梅州农商银行为例,其对中层干部进行重新整合优化,新选聘了德才兼备的中层正职53人,中层副职29人,高级经理43人、部门经理6人、部门副经理80人。

台山农商银行举行业务培训。

广东多地农合机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激活员工队伍新活力,绩效改革是关键。在本轮改革中,部分农合机构不仅完善了市场化薪酬体系,发挥了薪酬的激励作用,加强了重点风险、重点领域的考核问责。

在“奖罚分明”的机制中,员工的积极性被激活。记者在肇庆、湛江等地看到,当地农合机构一举打破过去绩效分配至网点的分配机制,将新开户、业务增量绩效落实到个人,大大激发了员工跑新业务的动力。

推行全新的绩效考核制度增强了员工的工作主动性。正如湛江农商银行董事长姚强所言:“我们的绩效改革是按年薪的35%为固定薪酬,保障员工的基本生活,剩下的65%完全按绩效发放。起初,很多人难以理解,表示反对,甚至上门讨要说法,到后来逐渐理解,慢慢接受,悄然融入,现在已经普遍形成积极争取的局面,员工的工作积极性有了很大的提升。”

江门农商银行走进江门新会区柑场,举办陈皮金融优惠直播活动。

同样值得注意的是,本轮改革还以“不破不立”“壮士断腕”的决心,展开了“问题员工”清退工作。2017年4月以来,广东省农信联社就对辖内农商行(农信社)近200名高管进行了立案查处。

与此同时,乘着本轮改革的东风,一部分农信社还根据自身经营、合规需求精简了队伍。在粤东,惠来农商银行将总行部门由15个调整至12个,开展定岗、定编、定员等工作,员工“全体起立、重新排位”,中层干部人数由57人裁减至43人。

与此同时,面对各类违法违规行为,该行坚持依法依规从严治行,通过开除、辞退、劝退和内退等方式分流员工百余人。“一定要把诚实信用的企业文化延伸到这里来,培养守法合规、诚实信用、专业胜任、干净纯洁的员工团队。”惠来农商银行董事长曹永青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转变经营思路,数字化打开新增量

在肇庆市区,记者看到肇庆农商银行的招牌已悉数换新,一改过去三家机构参差不齐的形象。该行董事长黄东奇告诉记者,由高要、端州农商银行和鼎湖农信社合并组建的肇庆农商银行,从招牌外观到柜台陈设、从表单到员工着装已经全部焕然一新。

统一着装、统一柜台、统一表单的新形象。

与农商行新形象所匹配,新的经营理念逐渐梳理清晰,部分农商行从被动的“守山头”“等业务”,向“拼业绩”“敢创新”转变。“过去部分员工只需要维护好存量客户,缺乏开拓新业务的动力。”黄东奇告诉记者,随着新的绩效考核方式实行,销售团队都“扑”到一线去了,拉网式地捕捉客户的金融服务需求。

“改制后,以前农信社有些‘不能做’‘不想做’的业务,很快在行里开展起来。”一位基层员工在调研中告诉记者。一方面,改制前的农信社风险评级低,许多业务无法开展,但随着改制后的农商行资本补充、资产质量优化,风险评级大大提升。另一方面,随着绩效考核的量度指标改变,“垒大户”“吃老本”的经营模式不再适用,一度不被看重的“中小微”融资需求重新受到重视。

德庆南药种植面积广袤。

在德庆县,当地南药种植历史悠久,何首乌等药材声名远扬。为了结合当地特色优势,德庆农商银行大力创新支农金融产品,新业务风风火火地开展起来。

随着互联网和数字化的发展,农商行的网点也在转型。肇庆农商银行通过推进零售银行转型,开展了“百行服万企”融资专项行动和“千行千村”结对共建支持乡村振兴活动,努力提升服务能力,支持当地实体经济的发展。

肇庆农商银行员工到社区开展人民币知识宣传活动。

机制转换,久久为功。一些受访者也对记者表示,农信社改制不能一蹴而就,最重要的是“换牌转机制”“穿新鞋走新路”。广东省农信联社相关负责人直言,广东需要用3至5年甚至更长时间,真正建成治理完善、制衡有效、权责对等、内控严密的现代商业银行,从根本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,走上健康可持续、高质量的发展道路。

广东银保监局数据显示,改制前后,农合机构存贷比由60%提升至65%,涉农贷款、小微企业贷款、农户贷款、扶贫小额信贷分别比改革前增长20%、30%、60%和219%。粤东西北地区农合机构贷款年平均增速达到改革前的1.3倍,小微企业贷款占各项贷款比例分别高于全省银行业和全省农合机构32个和11个百分点。

在各项指标增长的背后,正是从“改制”到“建制”的完整链条。“从农信社改制成为农商行,我们强调不是简单换个牌,关键是经营机制转换的问题。”湛江农商银行行长钟国波如是说。

█一线调研

从“追赶者”转变为“领跑者”

农商行为年轻人提供新舞台

初入农信社时,金融专业本科毕业的陈岳龙感到十分不适应:“缺乏独立的公司治理架构,‘人情化’管理并不少见。”

2017年本轮农信社改制启动后,他的工作环境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面对改制后可能会打破的“铁饭碗”,周围一部分思想先进的员工走在了前面,开始主动学习制度、业务和产品。公司管理也跟上了步伐,员工的制服和仪容仪表得到了统一规范,业务培训多了起来。

“从改制启动到现在,我每个月参加的培训不少于3场。”陈岳龙说,改革确实带来了压力,农商行想要快速追赶,必须有专业能力作为支撑。在过去,他负责的公司业务部往往依赖存量客户,对拓展新客户动力不足。改制后,每个新增客户的绩效考核都落实到员工个人,业务人员开始积极地拓展新客户。

经历了改制和建制的过程,陈岳龙感慨万千。如今,在农商行内部自觉学习的氛围已然形成,改制让行里的年轻人再次看到了农信社发展的新机遇,信心倍增。

█记者手记

改制完成是新的开端

九层之台,起于累土。若把农信社改制的过程比作土壤耕耘、栽树育苗,建制便是树木成长的过程。农合机构要走出沉疴、摆脱发展困境,新的制度框架、管理方式、人员团队缺一不可。

改革的关键在“人”,农信社改制不仅是换个招牌和名称,员工管理是关系到改革成果的根本问题。记者在调研中发现,广东农信系统在本轮深化改革中,将员工队伍建设摆在了建制的核心位置。从制度上,通过建立现代化企业制度实现高效管理;从考核上,通过绩效改革激发员工活力;从文化上,加强合规文化输出。

至此,改制完成并非结束,而是新的开端。广东各地农合机构的建制工作方兴未艾,记者在调研中已然感受到员工对未来预期的转变,逐渐开始显现活力。各家农合机构建立完整的经营、管理、合规体系,成为有竞争力的农村商业银行,必然是一项长期系统性工程,需要以不破不立的信心、以乘风破浪的信念迎接新的挑战。

【策划】王溪勇 谢美琴 陈颖

【统筹】陈颖 唐柳雯

【本文主笔】唐子湉

【调研团队】陈颖 黎华联 唐柳雯 唐子湉 王彪 实习生 陈欣颖 白洁

【海报设计】钟浩明

【制图】实习生 郭仕浩

【数据来源】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 广东银保监局 广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

【作者】 唐子湉;钟浩明;陈颖;唐柳雯;王彪

289财经热点

0